赵剑翎看着眼前的两个对手。天气很热,她穿着白色的丝质短袖衬衫,衬衫半透明的可以看见里面的白色半截背心胸衣。衬衫的下摆束在蓝布牛仔短裤中,裸露出两条修长匀称的大腿。蓝色的短袜,白色的体操鞋。清秀的脸庞上透出一丝英气。这是在郊野的一所别墅中。别墅的主人是富翁KK,也是一个可怕的贩毒集团的头领。赵剑翎的任务就是要去查实证据,当然如果可能的话,就把这件事情彻底解决。她很快就发现,KK的势力很大,手下的人也很多,不但无法就地解决,而且连证据都没有查到。更为危险的是,她的行踪已经被人发现。她有两个部下,但是他们都已经被抓住了。她好不容易闯到这里。后面有人追着,前面有人拦住,她只有快速冲出去。好在她的对手并不强大。NC是KK手下的一个小头目,小到开头目会议的时候都参加不了。现在,他带领了一个手下,试图擒获这个女国际刑警,一方面,可以立功,或许能够升迁,另一方面,这个女国际刑警毕竟长得清纯秀气,有些诱人,如果把她擒住,即便不能享用她,在捆绑她时至少可以凌辱一下。但是这显然没有可能。赵剑翎轻松地把NC和他的手下打倒,夺路而去,出了大门。后面一群人追了出来。根本不管倒在地上的人。NC咕噜道:“这个女的,我要打听一下她的名字,以后一定要她好看。”在人群的追赶下,赵剑翎被逼到了悬崖的边上,她几乎没有犹豫,就纵身跃下。落到地上后,她只觉得双脚疼痛无比,然后隐约听到了上面的喝骂声。她略微有些庆幸,毕竟摆脱了危险。只是,女国际刑警感到双脚像有万针刺入一般,她要检查一下自己的伤势。赵剑翎脱下了鞋子,然后褪下了双脚上的袜子,看到了白皙的双脚。一切完好,没有伤痕,只是受了重击的结果,过一会儿就会好的。只是现在,她要休息一会儿。突然间,她听到了淫邪的笑声:“哈哈哈!……赵小姐,你的脚有没有受伤啊?”赵剑翎大惊,然后就看到一个头目带着几个手下走了过来,她原以为KK已经放弃了对她的追踪,但是她错了。KK不但没有放弃,而且行动如此之快,以致自己根本措手不及,连遮掩住赤裸的双脚的机会都没有。“你的脚可真美!上,把她擒住。”在男人面前裸露双脚,使赵剑翎感到羞耻。看到歹徒们淫邪的目光,她简直不敢想像一旦被捕获会有什么样的后果。她只有搏斗。她的双脚原本是进攻时锐利的武器,但现在赤裸着,就连站立时支撑身体都感到疼痛。女国际刑警身手极好,打倒了几个人。但是,看到了赵剑翎那从大腿到玉脚都裸露的景像,激励着歹徒们继续上前。她以寡敌众,渐渐体力不支,而且,双脚的疼痛一时没有消退。很快,她失手被人打中了,倒在了地上。歹徒们蜂拥而上,无数双手按住了这个武艺高强的女国际刑警的四肢,把她擒住。在剧烈的挣扎中,赵剑翎的裸露的双臂被反剪到了背后,歹徒们用绳索将她的手腕绑住,然后又按住了她不停踢动的一双白皙的脚,用绳索绑住她纤细的脚踝。看到女国际刑警在全身被捆绑的情况下,依然在地上滚动挣扎着,头目冷笑道:“好一个刚强的女警,带走!”两个人上前,一人从背后抱住她那被反剪的手臂,另一人抓住她的双脚,将赵剑翎不停挣扎的身体抬了起来,向上走去。“老大,那个女的也被擒住了。”“就是那个赵剑翎?”“不错!好,押到刑房里去,我要拷问她。”赵剑翎被抬入了别墅,经过长长的走廊。最后一间房门打开了,她的身体被扔了进去。她奋力地挣扎着,看到了房间内有绳索、铁链等刑具。“赵小姐,久闻大名,今天终于见到你了。”KK淫邪的笑声传了过来。“快放开我!”KK道:“怎么样,被捆绑的滋味不好受吧。”赵剑翎的双手手腕和双脚的脚踝上都绑了一圈细细的绳索,使这个武艺高强的女国际刑警失去了有效反抗的能力。KK右手一把抓起她的马尾辫,把她的头提了起来,直视那透出刚毅之色的清秀面庞。为赵剑翎那贞洁的气质所动,KK心中拥上了一股邪念,他放开了赵剑翎的秀发,拉住她的领口,接开了她那短袖衬衫领口上的第一颗扣子。“畜生!啊!住手!”她不停地挣扎着,使得要剥她衣服的KK难以继续。KK重重地一掌抽在赵剑翎的脸上,然后又解开了她的第二颗扣子:“这么热的天,把领口封得这么紧,不觉得热么?”“你这畜生!”赵剑翎的领口已经完全敞开,裸露出了颈项肌肤,现出了白色胸衣的胸前上襟、微陷的乳沟和一点贲起的胸肌。“真是又贞洁,又性感。来,把她绑到刑架上。”一个歹徒拉住她长长的马尾辫,将她拉到直立的一个铁架子前,然后有几个歹徒上前,牢牢地把她的身体抓住,置于铁架子上,用绳索将她本已经被反绑在身后的双手固定在铁架子上。接着,她的双脚被解开,然后分开一个角度,分别用绳索将纤细的脚踝绑在铁架子上。女国际刑警被绑成一个人字形,挣扎不已。那两条修长的腿,从大腿跟部开始一直到脚,都裸露着,白皙无比,线条柔美,随着挣扎不停颤动,显现出十分性感。虽然双腿被分开有些掠人,但是她还穿着厚厚的牛仔短裤,所以歹徒们一时没有凌辱她的欲望。“你们这群畜生,你们想要怎么样?”KK冷笑道:“我只想知道,你们国际刑警处的行动计划。”“我不会告诉你的。”KK走了上前,道:“是么?”他用左手托起赵剑翎清秀的脸庞,右手在她裸露的大腿上抚摸滑动着。女国际刑警发出了羞耻的呻吟声,奋力地挣扎着。“还挺贞洁的!”女国际刑警骂道:“畜生!”KK又是一声冷笑,手一挥,两个歹徒走了上前。KK道:“给我打,直到她说出来。”“是!”KK走出了刑房。随后他就听见女国际刑警的呻吟声。当KK再次走进刑房中时,赵剑翎已经失去了知觉。她的头垂了下来,嘴角流着鲜血,血流到了白衬衫上,流到了地上,到处都是斑斑血迹。冷水浇在头上,她慢慢地醒了过来。半个小时的严刑拷打,使得她全身都感到疼痛,尽管歹徒的拳头只是落在她的腹部。她发现自己依然被捆绑在刑架上,KK站在面前,正用一种淫邪的目光看着她的复苏。“你很刚强。所以我要用新的办法,对付女俘虏,我可有很多办法。除非你说出来。”“你想怎么样?”“我很想看看一个贞洁的女警被人剥光衣服时会怎样。”赵剑翎的眼中突然现出了恐惧之色,她开始了羞耻的呻吟。因为KK用手抓住了她那已经敞开的衬衫领口力一扯,衬衫上的钮扣全被崩飞,白皙的身体一下子就展现了出来。“住手!啊!住手!”女国际刑警奋力地挣扎着、羞耻地呻吟着,她的白衬衫被撕成了碎片,从冰清玉洁的身体上被剥了下来。赵剑翎那布料极少的胸衣、圆润的肩头、微裸的胸肌、贲起的乳峰的形状、白皙的秀腰、紧绷的腹部、性感的肚脐,都出现在了歹徒们的面前。随后,她脚踝上的捆绑被松了开来,当双腿并拢起的时候,牛仔短裤就被剥下,现出了窄小的白色的亵裤和半裸的臀部。随后双脚又重新被绑住拉开。KK赞叹道:“你的身材真是标致。”“畜生!”“你如果不说的话,就还有更可怕的等着你!”“你们这群恶魔!”NC被叫了去。他已经知道,那个武艺高强的女国际刑警最终被擒住了,他还被告知,那个女国际刑警名字叫赵剑翎,是个有名的角色,而且听说不停地反抗,还很贞洁。现在,他被叫到刑房中去。当他打开房门时,他都惊呆了。武艺高强的赵剑翎,被人剥光了衣服,牢牢地绑在了刑架上,她那冰清玉洁的裸体只剩下了胸衣和亵裤作为最后的防线,不停地挣扎着,从嘴角的鲜血中可以看出显然遭到了残酷的拷打。KK的命令传入了NC的耳中:“你可以随意地凌辱她,强暴她。”当他第一次面对这个女警的时候,曾经幻想过剥光她的衣服,然后把她捆绑起来强行奸淫,但是当看到她那高强的武艺之后,他就知道这没有希望。然而,没有想到的是,现在,梦想变成了现实,NC不再等待,一步步逼近了这个清秀的女俘虏。赵剑翎挣扎着,她那冰清玉洁的身体上已经满是晶莹的汗珠,使得她看上去更为贞洁,随后她那白皙秀美的左脚已经被NC捏住。NC疯狂地凌辱着女警官的玉脚。“啊!住手!啊!”女国际刑警奋力地挣扎着,发出了羞耻的呻吟声。NC拼命地揉搓着赵剑翎的脚,使劲地捏弄着。“啊!啊!”在玩弄了赵剑翎的玉脚之后,NC的手开始抚摸她那两条修长柔美的大腿,并不时地掐弄着。接着,他的手在女国际刑警半裸的臀部稍作停放之后,立刻揽住了她的秀腰,用力地捏着。“啊!畜生!住手!啊!啊!”赵剑翎羞耻地呻吟着,她奋力地挣扎,那被NC凌辱的腰部颤动着,更加激起了NC的兽欲。他开始拉扯女国际刑警的胸衣。赵剑翎的半截背心式的胸衣本来就显得松垮,并不紧身,所以裸露出一些白皙的胸部肌肤,此刻,被NC使劲的拉扯之下,精致的乳峰从中裸露出来,她羞耻地挣动着,然而却无法摆脱。“快住手!畜生!啊!”KK看着自己的手下肆意地凌辱着这个女警官,说道:“很好,继续。赵小姐,我看你还是招供吧。”“啊!你们这群畜生。别这样!住手!”赵剑翎虽然惨遭凌辱,但是绝对不屈服。“是么?”NC继续着他的蹂躏,女警官的半截背心胸衣的左肩带已经被拉过了秀气的肩头,左乳峰几乎裸露出了一半,红色的胸尖在胸衣的边沿处忽隐忽现。NC的右手在她那酥软而富有弹性的胸肌上抓捏着,而左手则隔着亵裤捏住了女警官的阴部,刺激着她那贞洁的身体。赵剑翎的裸体不停地颤抖着,发出了一阵阵羞耻的呻吟声。“啊!啊!住手!啊!”NC看到女国际刑警的刚烈的反应,更为兴奋。同时他听到了KK在边上的不停的审问,因此加剧了凌辱的尺度,生怕女俘虏一旦招供而使自己失去了玩弄她的机会。坚强的女警官当然不会屈服,但是她只能感到被歹徒凌辱所带来的无比的羞耻。KK道:“赵警官,你如果再不说的话,我可不能保证他会不会干出一些更可怕的事情。”“你这畜生!啊!”看到赵剑翎丝毫没有屈服的意思,KK冷笑道:“我看这样的凌辱是不会使坚强的女警官招供的,还是用更厉害的吧。我们都想看看女刑警被人强奸时是什么反应。”NC用小刀将女国际刑警的胸衣割破,然后剥去。接着,继续剥她的亵裤。“啊!住手!啊!”赵剑翎很快就被剥得一丝不挂。NC向后退了几步,欣赏着这个被剥光的女国际刑警。赵剑翎的乳峰终于完全裸露了出来,使得原本只能看到一部分胸肌的男人们现在可以进行完整地欣赏。女警官的乳峰尖挺,缀着红色的胸尖,十分精致,晶莹的肌肤显示出她的冰清玉洁,由于全裸所带来的羞耻感,她疯狂地挣扎着,试图摆脱,但是武艺高强的她被牢牢地绑在刑架上,完全失去反抗能力。所有在场的人都安静了下来,欣赏着这几乎完美的身体,令人兴奋的是,这个身体属于一个被捆绑的武艺高强的女警。“多么精致的乳峰!”NC的手指触及了她的胸,她颤抖着,发出羞耻的呻吟声。看到女警始终不肯就范,NC开始反复拭过赵剑翎红色的胸尖,看到她继续挣扎,手上的力气加大,拼命地抚摸她那尖挺的乳峰。“啊!住手!啊!”羞耻和疼痛一齐袭来,女警官不知如何是好。她那贞洁的性格和坚强的意志,使得自己没有显示出任何性欲,但是男人继续他的摧残。NC嘴在女警官那白皙尖挺的乳峰上一阵狂吻,然后又转移到了她的肩头,她的颈项,她的腹部,她身体上的每一个部位。“啊!啊!啊!”NC又开始捏女警官的阴部,女警官只是呻吟和挣扎,而她的阴部始终是干燥的,没有任何液体流出。“果然是个贞洁的处女。”NC只能拿来一些润滑液,涂在了她的阴部上。随后,他稍作准备,强行插入了赵剑翎的阴部。“啊!”赵剑翎感到下身疼痛无比。女警官的处女膜被顶破。NC双手捏住她的胸部,道:“赵剑翎,你就算不从也没有办法。我现在就把你强奸。”说完,双手捏弄着赵剑翎的胸尖,下身不停地动作,开始了对女国际刑警的强奸。“啊!啊!啊!”疼痛和羞耻一起袭来,呻吟声中,失去反抗能力的女国际刑警被奸污了。“你的武艺不是很高强么?反抗呀。哈哈哈!征服一个武艺高强的女警官真是太有快感了。”NC一边强行奸淫着赵剑翎,一边发出了感叹。“啊!啊!别这样!啊!啊!”全身被捆绑的赵剑翎几乎没有反抗能力,她挣扎着,下身剧烈的疼痛使得她只能发出撕裂般的呻吟声,来宣泄痛楚。她虽然处理过各种各样的强奸案,但是却从来没有能够体会受害者的痛苦,现在她知道了。尽管自己的武艺十分高强,但也终于被歹徒强奸。“吊奸武艺高强的女国际刑警,真是绝妙啊!”她只觉得自己的下身几乎都失去了。疼痛和羞耻的进一步刺激之下,她晕了过去。很快,她又被痛醒,感到了NC的精液注射在了她的体内。赵剑翎一脸的羞耻和愤怒,就这样被歹徒征服了她那武艺高强的身体。“哈哈哈!你终于失去了贞洁!”NC的蹂躏结束了。KK冷笑着问:“女警官,你可以把行动计划说出来了么?”“你别做梦。”赵剑翎虚弱地说。KK命令道:“继续强奸,直到她说出来为止。”于是,又一个男人插入了她的阴部。一个个男人兴奋不已,他们排着队对武艺高强的女国际刑警进行强奸。精液不停地注入赵剑翎的内,她一次次地晕过去,又一次次地醒来,她那武艺高强的身体一次次地被歹徒用暴力征服。刚才她还是一个处女,现在已经被十几个男人轮番强奸了。当轮奸全部结束的时候,赵剑翎几乎虚脱了。她依旧无用地挣扎着。在轮奸之下,她白皙晶莹的乳峰上已经出现了淡淡的淤青色的指痕,但依旧尖挺,大腿的内侧满是男人的精液,一直流到脚踝。这一轮强暴虽然没有能够夺走赵剑翎的意志,但是已经夺取了她的贞洁。赵剑翎被歹徒们从刑架上解了下来,抬到了一张桌子上。她的双手依然被反剪在身后,即便女警官被人强奸得几乎虚脱,但忌惮于她高强的武艺,还是没有人敢解开她的双手。黑色的皮制带子牢牢地将女警官的裸体捆绑住,固定在了桌子上。皮制的黑带在她那贲起的晶莹胸肌上下各绑了一圈,使得女警官乳峰更为尖挺。另外两条带子绑住了女警官纤细的脚踝,把一双白皙秀美的玉脚向两边的空中吊起,直到赵剑翎的臀部微微离开了桌面。在捆绑之下,刚强的女警官奋力地挣扎着自己的裸体。两条白玉般的修长的腿在空中勐烈地振动,离开桌面的臀部也随之晃动,还留有男人精液残迹的阴部完全无法遮掩住。黑色的带子捆绑着肌肤雪白的女国际刑警,形成强烈的色泽对比。更令歹徒兴奋的是,经过这样残忍的蹂躏,赵剑翎的脸上依然是女警独有的刚毅的表情,丝毫没有因为男人的用刑而改变。KK道:“这么刚强的女子还是第一次看到。不愧是精锐的女国际刑警。”“畜生,你别想从我嘴里打听到任何消息。”KK淫邪地笑着,走了上去。“啊!”赵剑翎发出了撕裂般的叫声。KK把一个假阳具插入了女国际刑警干燥的阴部。虽然已经被男人征服了很多次,但是贞洁的她没有任何的性欲,此刻被性具刺入,疼痛使得她的裸体不停地颤抖着。KK淫笑着,道:“赵小姐,在你招供之前,我不会让你的阴部轻松的。哈哈哈!”随后,男人们走出了刑房。一个小时之后,KK再次走进了刑房。赵剑翎那清秀的脸庞由于下身的疼痛而扭曲着,她微微地呻吟,一个小时的痛苦折磨着她的意志。被捆绑的裸体颤抖不已,上满是冷汗。她依靠顽强的意志,没有在男人们各种各样的性蹂躏之下显示出半点性欲和快感。虽然被强奸过,但是依然给人一种贞洁的感觉。KK将女警官阴部的假阳具拔了出来,说道:“赵警官,你还是招供吧。否则,我只怕你忍受不了。”赵剑翎长出了一口气,道:“你们这些畜生,我不会屈服的。”KK冷笑道:“好!继续拷打她。”“是!”几个手下走了上来,对被绑着的女警官进行新的一轮拷打。这次的拷打与其说是一种毒打的刑法,倒不如说是在性上面作文章,因为击打的部位是赵剑翎的胸部和阴部。一阵阵刺痛从她的敏感部位传了过来。“啊!啊!”赵剑翎颤抖着玉雪般的身体,发出了不知是羞耻还是疼痛造成的呻吟声。她感到自己几乎都快要崩溃了,但是幼年时的特殊训练所形成的顽强毅力使她继续抵抗着。她的力量虽然在前面的挣扎中已几乎消耗尽了,但是此刻的女警官依然奋力地挣扎着。KK的一个手下赞叹道:“真看不出,看上去瘦小的女警官居然有用不完的力气。”另一个歹徒道:“那当然。她那么高强的武艺,如果不是被绑着,兴许我们早就毙命了。”“哈哈!但是现在呢?她只能挣扎着,我们想怎么玩她就怎么玩她。”KK道:“你只要说出计划,我就可以让他们停下来。”“啊!休想!啊!”一阵拷打结束。KK道:“看来这样的用刑是不能让坚强的女国际刑警屈服的。来啊,把她吊起来。”几个歹徒冲了上去,解开了固定赵剑翎的皮带。由于双脚获得了自由,女警官奋力地挣扎。她的膝盖撞在了一个歹徒的腹部,使得这个歹徒惨叫着倒在了地上,发不出一点声音。虽然双手依然被捆绑着,但赵剑翎毕竟武艺高强,她的反抗能力使得男人吃惊。女国际刑警的另一脚踢在一个歹徒的前胸,但由于她赤裸着的脚十分柔软,在受辱的过程中又消耗力量过多,所以这一脚没有什么作用,反而被歹徒把脚踝抓住,接着她的阴部又吃了一拳,一下子跪在了地上。几个歹徒冲了上去,将女警官按倒,然后强行将她的双脚折叠了过来,用绳索把小腿紧贴大腿绑在一起。赵剑翎挣扎着,羞耻地呻吟着,但是由于双手一直被反绑着,所以始终无法逃出魔掌。歹徒们将女警官绑好之后,用绳索分别套住了她的颈项和她的膝盖,将她吊了起来。女警官的身体正面朝下,被吊成了一个向下的拱形,尖挺的乳峰上,红色的胸尖斜指向下。膝盖被两条绳索吊向两边,所以双腿无法夹紧,阴部完全无法遮掩,大腿的内侧布满了干涸的精液。赵剑翎奋力地挣扎着,使得吊她的绳索不停地颤动。由于身体被绳索的捆绑所扭曲,所以全身的关节都剧烈地疼痛着。虽然被歹徒们强行绑成了连妓女都不如的姿势,她那清秀的脸上刚毅的表情,不屈服的挣扎,雪白的身体,显示着女警官的纯洁,丝毫看不出是个被强奸了十几次的人。KK道:“怎么样,这个姿势不错吧?”“混蛋!”KK慢慢地逼近赵剑翎,道:“只要你不招供,我们就会好好地玩你。”“畜生!快杀了我。”KK冷笑道:“赵小姐,其实论容貌,你虽然清秀,但也不是独一无二的绝色,并没有去到非要强奸你的地步。不过作为一个武艺高强女刑警,你贞洁刚毅的气质实在太吸引人了。你被我的手下强奸了这么多次,居然能够一点性欲都没有,实在是令人佩服。像你这样贞洁的女子,没有享用你的处女身已是遗憾,我怎么能够就这样杀了你呢?其实,你要想死,就不该被我活生生地擒住。一个秀美的女刑警被歹徒擒住会是什么后果呢?”赵剑翎只能骂道:“你这禽兽。我不会放过你的。”“你的身材真是标致,真是用绳索捆绑的理想典型。我的手下已经玩过了,现在该轮到我来玩。”KK是从后面逼近女警官的。他走到了女警官分开的双腿之间,用手肆意地抚摸着她那两条修长的玉腿,听着女警官羞耻的呻吟声。“啊!啊!”KK的手划过了女国际刑警丝缎般光滑的腿,轻轻地捏着她秀美的脚,道:“你的一双脚可真美。”然后,KK就用手指轻轻地划着赵剑翎白玉般的脚掌。女警官只觉得一阵阵难以忍受的刺痒从脚底传来,但她咬紧了牙关,不发出笑声,挣动着被捆绑的玉体。只是在剧烈的刺激之下,眼泪都从眼中流了出来。KK看到了女警官如此坚强,道:“很好,果然是个坚强的女警。”他的手又落在了赵剑翎柔软的臀部上,反覆地捏着。“啊!”女警官羞耻地呻吟着。KK的身体就向前,压在了女国际刑警被凌空捆绑的身体上,双手则拽住了她那尖挺的乳峰。紧接着,赵剑翎发出了撕裂般的呻吟声,阴部已经被KK的生殖器插入。“啊!”女警官精致的乳峰在KK的肆意蹂躏之下颤抖着,红色的胸尖被一次次地捏弄,她的裸体凌空挣扎着,带动着吊住她身体的绳索,疼痛和羞耻使得她发出了一次次的呻吟。“啊!啊!”强奸武艺高强的女国际刑警所带来的兴奋使得KK的动作更为野蛮。柔软而富有弹性的胸肌被不停地掐捏,乳蒂被KK的手指一次次地抚弄,而阴部则被不停地抽插,剧烈的疼痛使得赵剑翎都几乎崩溃。当KK满意地将精液射入女警官的体内之后,她晕了过去。赵剑翎醒来的时候,已经被放在一张床上。双手依然被反绑,压在身体下,绑在纤细的脚踝上的绳索将两条腿分开。十多个歹徒正贪婪地欣赏着女警官的裸体。随后又是新的一轮轮奸。女警官知道,这是她的地狱。尾声:一天以后,同事黄悦斐成功地营救出了被强奸了整整一天的赵剑翎,并消灭了以KK为首的犯罪团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