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课的时候,刘奕婷向金俊卿使了个眼色,金俊卿只好跟上,两个人相继来到楼层转角处的厕所,进了同一个坑位。刘奕婷顿在便器上,掀起站在眼前的金俊卿的裙子,映入眼帘的是洁白的阴户,金俊卿没有穿内裤,她用手指拨开两瓣可爱的肉唇,露出了那个堵在尿眼上的白色棒子。「想放出来么?」刘奕婷调皮的问道,金俊卿没有作声,只是用手抱住右腿,把右腿蹬在厕所隔间的墙上,红着脸望着天花板。「嗯,一定是还没爽够。我帮你加点料吧,不许流出来哦!」刘奕婷把手指伸进金俊卿的阴道,竟然从里面掏出一个袖珍的注射器,透明的粘液滴滴答答的跟了出来。金俊卿忍着下体传来的刺激,几乎快要站不住了,却丝毫不敢动弹。忽然她听到下面传来哗啦的水声,打了一个哆嗦赶忙向下看去,与向上凝视的刘奕婷四目相对。「紧张什么,是人家小解嘛。」刘奕婷调侃道,此时她的手中已经拿着那个从金俊卿尿道中拔出的白色小塞子,「喏,自己拿着。」闻言,金俊卿赶忙低下头把那个塞子含在嘴里。刘奕婷拔开注射器顺手在自己还在尿出的尿液上接了一管,然后接好注射器。「主人……打进屁眼好不好……」金俊卿颤颤巍巍的哀求道。「好呀!」刘奕婷把注射器嘴插进金俊卿的尿眼,把里面的尿液推了进去,一面问道:「可是打什么好呢?」「不要了,奴婢再也不敢了。」俊卿夹紧大腿,唯恐里面的液体流出来。「不要客气嘛,小卿卿的要求是一定要实现的嘛」,刘奕婷忽然眼睛一亮,发现了清洁工人留在厕所角落里的洁厕灵,于是让金俊卿把那个递过来,自己则冲洗了便器。接过那瓶洁厕灵,把洁厕剂挤进便器里面说道:「该你了。」金俊卿放下几乎发麻的右腿,倒骑在便器上,然后向后趟下来,面部正好朝向站起来的刘奕婷的阴部,残留的尿液还在滴下。刘奕婷帮俊卿调整好位置后骑在了她的脸上,享受俊卿可爱的小嘴的舔吸,一边用注射器从便器中抽取稀释了的洁厕剂,给俊卿注射了三管洁厕剂后,刘奕婷高潮了,她的阴道中射出了大量的阴精,被躺在下面的金俊卿一滴不漏的全部喝掉了。休息了一会儿,刘奕婷看了看手中的注射器说道:「已经弄脏了,再塞进去恐怕会感染细菌,丢掉的话又有点浪费,怎么办呀。」金俊卿闻言,赶忙咽掉嘴里的粘液,哀求道:「主人,不要了,回去再买一个吧。」「瞧你说的,现在都提倡节约呢,你怎么可以如此浪费!」刘奕婷温婉的说:「这样吧,一块塞进你屁屁里面,反正里面的洁厕灵也有消毒作用」,同时不容分说的把注射器挤进金俊卿的屁眼里,金俊卿的两瓣臀肉伴随着她的呻吟紧紧夹在一起,可是膀胱里的尿液再也受不了里外的挤压,终于喷了出来,正好喷在没来得及躲避的刘奕婷的手臂上,然后四散迸溅,溅了躺在下面的金俊卿一身。「臭婊子!」刘奕婷骂了一句,忽然想起确实是漏了什么东西。「狗东西,塞子呢?」。金俊卿这才想起先前嘴里是还含着个塞子的,一下子哭了,眼泪像泉涌一样。「完了完了,一定是我把塞子咽下去了,呜呜呜……」刘奕婷一听,也着急了,也顾不上刚才尿到胳膊上的事了,赶忙把金俊婷扶起来,「怎么这么不小心的,怎么办呀,不会出人命吧。」刘奕婷用被尿湿的袖子擦掉金俊卿最旁的白沫子,接着说「咱们俩请了假去医院吧,这问题挺严重的。」俊卿点点头,站了起来,抹下自己的裙子,却摸到屁股上的突起,为了避免被人察觉又用手往里塞了塞。两人请假后来到了医院,挂完号后来到洗胃室却发现那里排队的人尽然不下十个,深深感到国内医疗设施的短缺,可是也毫无办法。两人正在焦急等待之际,却听到有人在叫她们,原来是本系的加权第二胡岩。「你们也来看病啊。」「嗯,小金子吃饭的时候吞了块塑料。」「哎呦,那可不容小觑啊,我帮你找熟人插个队吧。」胡岩说着转身进了另一个走廊,不一会儿带来一个漂亮的女医生,介绍到:「这两个是我的同学,刘奕婷,金俊卿。小刘,这位是薛医生,你们跟她去吧。」「跟我来吧。」薛医生招唿道,刘奕婷和金俊卿跟了过去,心想这下可算是脱离一半危险了。金俊卿忽然想起来还没有和胡岩道谢,转头望去,却已经不见胡岩的踪影了。薛医生带两人来到地下三层,一边和两人聊着,「这里是我们研究生实习的地方,但是设施和技术都不逊于上面的,」说话间已经来到一个屋子,里面有一个升降床,薛医生让小金躺了上去,用两边的架子固定了她的头部和颈部,「身体躺平,放松」薛医生拍了拍小金的腹部,可是熟不知平躺对金俊卿来说是多么不容易,那个突起抵在床面上,进一步顶着充满液体的肠胃,如果薛医生知道里面的液体是什么的话会不会大吃一惊呢?薛医生熟练的降低小金的头部,撑开的她的嘴巴,对她的肠胃进行了灌洗,一边和小刘聊天说「现在的女生是比以前漂亮多了,可是也要注意自身卫生呀。」小刘起先没听懂薛医生的话,小金却听懂了,难受得收缩喉部,可是又被管子撑开,难受的眼睛里涌出了大量的泪水。冲洗完后,小金被从床上的束缚中解下,用手按着屁股后面的裙摆一边挪身子,一边擦去留下的水渍,确信已经擦干净后满脸通红的正好看见薛医生用镊子从洗出来的东西里拣出了那个塞子。「薛医生一定知道那是什么」金俊卿心想,脸更红了。薛医生说:「总算出来了,现在的食堂做饭也真是让人担心呢。」两人附和着,和薛医生千恩万谢后,二人逃命似的离开了那个手术室。却听到薛医生又在叫他们:「哎呀,不要这么着急嘛,还得给你们开点消炎药的」。薛医生在桌子上写着药方,金俊卿却再也无法忍耐了,她用手紧紧的堵着自己的屁眼,几乎把裙子也塞了进去,里面的液体还是无法阻止的,一股股流出来,金俊卿心想着下完蛋了,当薛医生把药方递给她的时候她的左手都是颤抖的。「呀小金是左撇子,据说左撇子要比一般人聪明呢。」薛医生说着。金俊卿却没有心思听,一心只在对抗那些流出来得耻辱,然而薛医生却急忙走出了办公室,一边和两个姑娘说:「我还有其他事,你们去药方取了药后就可以走了,我和胡岩是好朋友,以后常来找我啊。哎呀,看我这笨嘴,瞎说什么呢。医院怎么能常来呢,呵呵。」说着消失在走廊的尽头,一转弯消失不见了。金俊卿再也无法控制自己,一下子瘫软地跪坐在地上,肠道里的液体哗啦啦地喷涌出来,流了一地。虽然早晨的时候金俊卿有浣过肠,可是毕竟过了一个上午,流出来得液体已经有了些许黄色。金俊卿可怜巴巴的望着刘奕婷,希望她可以拿出一个好办法,因为弄成这样她也有一半责任,「笨死了,这点都忍不住,弄了一地,这下好了吧,自己去舔干净。」刘奕婷虽然嘴上不饶人,可是终究还是得想个办法的,等一会儿薛医生回来那就不好办了。不过小丫头鬼点子还是真多,一边拉起瘫软的小金,一边从楼道里找到一个清洁用的小拖把。把地上的液体中的固体整到一起,然后拿小拖把整齐的拖到了楼道的墙角里,拿小拖把把那些秽物盖住,可是地上还有不少水渍,不尽快处理的话还是会被发现的,机灵的小丫头想到了袜子,于是让小金脱下袜子,加上自己的内裤把手术室内地板上的水渍擦了干净,这才赶忙带上依旧湿淋淋的小金从消防楼梯爬上去,心想:「坐电梯的话被人看到就不好了。」就在二人即将走完这段漫长的楼梯的时候,上面的一片光亮中突然走来一个人影,吓得小刘和小金几乎失禁。「咦,你们怎么从这里上来了。」真是怕什么来什么,虽然不是薛医生,可是也差不多——胡岩!刘奕婷支支吾吾的说:「薛大夫让小金多运动运动,有益于恢复。」「哦。」胡岩应着声一面向地下室走去,忽然回过头来和两个美女说:「晚上有空一起吃好吃的么?」小金想着这次胡岩也算帮了自己一个忙,也不好拒绝,细声说道:「唔,今天多亏你了。」「也就算答应了呗?那就这么说定了啊。」小金红着脸低下头没有做声,算是默认了。楼梯外吹来一阵微风,拂过小金湿透了的裙摆,下身一阵微凉,幸运的是胡岩已经走下楼梯去了,她拉了下小刘的手说:「咱们快走吧。」「好像有点意思哦?」小刘嘀咕着。她们没敢坐公交,小刘打了个出租车,小金钻进后座一熘烟奔回宿舍区了。由于胡岩的帮助,她们回到宿舍的时候距离同学们下课还有15分钟,她们俩各自拿了身干净衣服赶忙去澡堂做了彻底清洗,那个邪恶的小注射器也被取了出来,两颗悬着的小心脏这才算是落了下来。由于请了假的缘故,二人在午休时间在校园的凉皮店里吃了点粮食,等到下午上课时间却回到了宿舍。下午的阳光从窗户照进来,在房间一个背阴的角落里,一个上下床的下铺位上 ,两条肉虫激烈的喘息着,她俩呈69式互相抱在一起,刘奕婷的右手中指插在金俊卿的肛门里抠弄着,牙齿轻轻的撕咬着小金从包皮中钻出来得小肉芽。左手把一串拉珠一颗一颗的塞进小金的阴道里,小金则两手分别揉捏着小刘的乳头,将口印在小刘的阴户上不停的吸啜。淫靡的声音在空荡的宿舍里回荡。「晚上胡岩的约会你去吗?」小刘改用手揉搓小金的阴蒂。小金喘了口气说:「去吧,已经答应人家了呢。」「胡岩还是个优等生呢,小样不会是见色轻友了吧。」小刘把小金的阴蒂拉的长长的,然后放手,小肉豆竟然弹了回去。「哪有,小卿卿爱的只有姐姐。」说着,小金拿起蓄好了电的电极,一端插进小刘的肛门,一端插进小刘的阴道,只见一股透亮的水柱从小刘的阴户喷射出来,伴随着小刘咬住小金的阴唇发出的闷声,她们一起达到了高潮。由于弄丢了塞子,小刘就让小金用尿道拉珠代替,长长的拉珠一直伸到膀胱内部在里面打了弯,走路的时候在里面颤巍巍的,不停的骚动膀胱壁,小金几乎走两步就得挺下来喘口气。小金的阴道和肛门里则塞进了上午刚开的消炎药的药瓶。小刘则在阴道插了个震动按摩棒和小金一块在校园里逛游,等待着夜晚的降临。却在校园里碰到了逃课的陈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