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一个年轻的残障男孩发现了他的能力……? ? 被卡在轮椅上不代表史伯特是无助的。 事实上,与生俱来的残废双足造成了他多样化和有趣的人格。 他16岁,对某些人来说是有点难熬的日子, 但对另外一些人来说是有趣的日子。 史伯特则兼具两者,从他困难的自母亲腹中出生以来, 他的生活就是不断的挣扎。 他的母亲在生下他不久之后就去世了,而自那时开始他的父亲就对他产生了怨恨, 并且在精神上不停的虐待他直到两人几乎不在见面为止。 这个故事不是有关他的无能,而是在他的「能力」。 一种完全是由他的心智产生的能力。 有人会认为这个男孩是邪恶、疯狂的。 而又有人会认为他是特殊而且是天赋异秉的。 但是事实上,史伯特只是个碰巧在他的幼年时便发现自己能力的, 对生命绝望的青年而已。 他的能力就是他的思想。 没别的,就是想法。 但是这个能力是完全不受控制的,而且它是如此的特殊, 使得这个年轻人从未能完全的发挥它。 它发生在他的小时候。 当泰迪熊超出少年的双手可及之处,而且四周没有其他人在, 他仅是对它抱着极大的需求然后它就自己飞过来了。 此后,同样的情形发生了很多次。 直到有一天,他的父亲发现了他的能力。 ? ? 他的父亲用皮带抽打他,直到他被打得从轮椅上摔了下来。 此后,他便只在无人的场合使用这种能力。 有时候他会倾听他人的心声,或是将他的视缐放到房屋之外。 史伯特也有治疗的能力,像是医治小狗的断腿。 但他却不能控制对自己的医疗效果。 并不是说他不能医治自己,而是他觉得若是他的脚恢复的话, 他将会失去自己已经拥有的能力。 所以为了保持他现有的能力,他只有和他无用的双脚一起生活。 ? ? ? ? ***********************************? ? 崔西是史伯特最好的朋友, 她也同时是她的私人护士。 在四年前她开始为史伯特的父亲工作时, 他只有12岁。 在这四年里,她很快的变的和他非常熟悉。 他们常在一起讨论很多事情,除了他的能力。 她是史伯特生命里的第一个女性。 她会在一大早便来到史伯特的房间,帮他下床, 然后为他弄饭陪他看电视,有时候会推着他一起去公园散步。 但是崔西并未注意到她的患者听到她要结婚时的冷淡反应。 她28岁,是个很有魅力的女性。 但是出于一些自私的原因,史伯特从未想过她在他的家以外还有自己的生活。 几个星期就这样过去了。 他决定要使用自己的能力。 她现在和史伯特一起坐着看电视, 史伯特连上她的缐想要探知她的想法。 ? ? 一开始他很怕崔西会发现他的行为, 因为他以前从未做过这样的事。 他在她的脑海里送入了一些暗示,作了一些改变。 然后过了几分钟,他知道自己成功了。 崔西转过身来,对他温柔的微笑。 她站了起来,收拾桌上的盘子,离开了客厅。 一瞬间,史伯特怀疑自己对她作的改变失败了。 但是当她回到客厅时,史伯特随口问道︰「你有穿内裤吗?」。 他要藉由她的回答来判断自己的能力是否发生了作用。 「是的,我有穿。 」她站在客厅里,脸上有着困惑的神情。 第二个测验已经就绪。 史伯特微笑着问道︰「你可以把它脱下来吗?」「就在这里?」「是的。 」「好。 」她非常冷静的撩起自己的衣角, 然后开始脱下自己的内裤。 史伯特现在相信他的能力对另外一个人类完全的有效。 他甚至被如此轻松就能影响他人行为这件事给吓到了。 他看着纯棉的白色内裤随便的自崔西修长的美腿上慢慢的滑落。 他现在要作什么?他从未想过在此之后的事, 他一开始只是想把这位他最好的朋友留在身边 一起渡过未来的时间而已。 而他的能力是如此的有效,让她在史伯特的面前轻易的脱下了自己的内裤。 虽然他的行动被限制在轮椅上, 但是他的慾望并不比一般青少年来得少。 但也因为如此他时常感到无比的挫折,他也常因此责怪自己潺弱的双脚, 但不到会去治疗自己的地步。 和此相较,他还是比较喜欢他的能力。 「你喜欢它吗?」崔西对史伯特露出了一种他以前从未看过的微笑, 将他自自己的思维世界里拉了出来。 但是他还没有意识到她的问题︰「还是你要我再把它穿回去?」他的回答自然的从口中流出︰「不、不要。 」他伸出手,她把内裤放到他的手里,然后向他走去。 她弯下腰来,挑逗性地吻着他的鼻子和嘴唇︰「你觉得我明天该不该穿内裤呢?」她的唿吸暖暖的打击在史伯特的脸上, 他突然惊觉到崔西从未吻过他也从未用现在这种口气和他说话。 难道这就是她对她的未婚夫的态度吗?「请不要, 」他不是很成功的掩饰自己的尴尬︰「我喜欢你的主意……」她再度的吻他 并且打断他的话自己接着说︰「裙子下面什么都不穿?」「是的, 」他有点口吃︰「什么都不穿。 」她直起身来︰「虽说我以前从没想过, 但是在你的附近不穿内裤的感觉让我兴奋。 」她很快的转身,在史伯特能说话之前走进了厨房。 他紧握着手中的内裤,突然发现自己已经拥有它了。 这种感觉让他觉得非常的淫秽而且兴奋。 他把内裤张开,仔细的品嚐上面每一寸的味道。 他心跳得非常快,让他没有感觉到崔西正在客厅的转角处用满足的眼神注视着他……***********************************? ? 这是我很喜欢的一篇文章, 全文23回未完,作者大概不想写了。 是讲心灵控制的文章里少有的佳作,这次不是原创的故事, 所以进度应该不会太慢。 什么?魔王之死?嗯……再说吧。 ? ? ***********************************无能之力(2)一个礼拜过去了, 在史伯特和崔西的对话中完全没有提到那天所发生的事。 ? ? 崔西曾经很随意的和他说她和她的未婚夫已经吹了, 永远的。 这对史伯特来说是再好不过了。 但是要是没有崔西爱慕的笑靥,还有压在他枕头下的内裤的话, 其实他还是不太相信这是真的。 在那天之后,史伯特便不再对崔西使用他的能力。 他把目标转移到对面的一个女孩身上。 她的房间正对着他的。 史伯特发现他对自己的能力越来越得心应手了。 她叫克劳蒂亚,在史伯特有记忆以来她就不停的以取笑他为乐。 她是个可爱的15岁女孩,时常在她的窗前脱下自己的胸罩和内裤, 并且让史伯特在她拉下窗帘之前感到无比的挫折。 事情是发生在「那一天」之后的第三天, 克劳蒂亚又开始挑逗史伯特她脱光了衣服后, 便在敞开的窗前跳舞。 躺在自己的床上,在阴暗的房间里,史伯特再次感到挫折和愤怒。 恨和慾望流过他全身的血管。 为什么她老是这样对他呢?? ? 她很显然是故意在跳给在她对面阴暗房间里的史伯特看的。 她以前曾经咒骂史伯特是个「肮脏的跛子」, 还说他晚上会从她的窗户偷窥她。 没错,他是在看她,但是是她开始这种关系的。 但是这次当她在自己的房间摇摆着她的屁股时, 史伯特开始试着去控制她的身体。 一开始他觉得似乎不行,但是过了一会,他惊觉到他和她的身体产生了某种心灵的接触。 他往对面望去,看到她满脸惊讶的站在窗前, 穿着她最喜欢的舞衣(跳有氧舞蹈用的紧身衣)。 她知道自己已经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 现在是对面的「肮脏的跛子」掌握着一切。 当然她不知道这一点。 史伯特开始移动她的双手,脱去她身上那些丑陋的东西。 很快的她的衣服从她的身上消失了,露出了她年轻的乳房。 史伯特并不就此打住。 他移动她的双手,往她那和男孩几乎一样的屁股上滑去, 并且开始脱下她的内裤。 这是他第一次看到女体这么多部份。 当她把内裤脱下时,史伯特看到了她不生一草一木的裂缝。 他当然知道女性的生理,但是他从未有幸享受真实的景象所带来的快乐。 她自脱下的内裤里走出来,当史伯特强迫她分开双腿时, 她脸上满是恐惧。 ? ? 他让她站的直直的,好让他在视觉上享受她的身体。 她有着一头咖啡色的卷发,纤细的四肢和屁股, 几乎不存在的乳房和硬挺的暗红色乳头。 但是他最喜欢的还是她阴道的裂缝。 它始自一个可爱的小山丘,一直往下直到消失在她两腿之间。 她慢慢的转身,直到自己的背部正对着窗户, 然后她便乖乖的站着。 史伯特能看到她结实的双臀和精瘦的背部。 她的手把自己的头发捧的高高的。 史伯特打算让她再转过身来时, 突然背后传来了一阵敲门声。 这把他吓了一跳,并且截断了他和克劳蒂亚的心灵连缐。 她迅速的拉起窗帘,并且打熄了房间的灯。 「你想要什么吗?史伯特?」是爱丝, 一个中年的女人父亲请来帮他料理家中事务的。 她只想知道在她睡前史伯特有没有想要她帮他做什么。 史伯特告诉她没有,并把自己胯下的隆起掩饰住。 ? ? 无能之力(3)今天是少数几次父亲会和他的独子一起吃饭的日子。 但是这也只是一项例行公事罢了。 因为父亲在吃饭的时候只会一直看报纸,并且完全忽视自己的儿子。 ? ? 史伯特坐在崔西旁边,对面是爱丝。 而厨师贝蒂端上饭菜后便坐在桌子的一角。 通常吃饭时间对史伯特来说是个非常轻松愉快的时段。 他可以和三个女性一起吃饭并谈天说笑。 但是一但这个男人出现,所有的对话都消失了。 除了某些礼貌性的交谈以外,几乎是场无声的晚餐。 但是对史伯特来说这将是一场特别的晚餐。 今天稍早他本来打算要看看崔西是否真的平常在裙子里也没有穿任何东西。 但是父亲的出现打消了他的念头。 他不但无法将自己的慾望付诸实现,而且崔西会在晚餐结束后回家, 而这样一来他就必须等到明天才能检验她了。 史伯特决定在晚餐进行的同时进行他的探险。 而这个主意让他的身体因兴奋而颤抖,幸好没人发现。 在桌子下,史伯特把他的手放在他的美丽护士的膝盖上。 他立刻观察除了崔西以外每个人的表情,看来没人发现。 他让他的手停在那儿,等了数分钟,看看崔西会不会有任何反感的表现。 但是什么都没有。 史伯特用手把她的裙子撩起,并且触碰到她的大腿, 女性肉体的奇妙触感让他感到神奇而恐惧。 他把崔西的大腿稍稍的分开,但是她仍然没有反应。 她继续慢慢的进食,脸上只有浅浅的微笑。 颤抖的手继续在滑嫩的肌肤上滑行, 一点一点的史伯特往上移去。 总是预计她就要阻止自己了,但是却又祈祷她不要。 但是她完全没有阻止他,但是也没有帮助他。 他的手指感觉到她大腿内侧光滑柔软的肌肤, 但是他感到另外一边的大腿妨碍他继续前进所以他把手抽离了她温暖的肉体。 崔西的裙子已经被掀到大腿跟附近了,她的双腿一定完全的暴露在桌子下。 史伯特很想看看她的双腿,就像上次她把内裤脱下来的时候一样。 他把手伸向离他较远的一只脚,轻轻的推她的膝盖, 让她把大腿张的更开。 同样的,崔西既不妨碍他也不帮助他。 然后他把另一只脚往自己身边拉, 让她的双脚在桌下大开成V字形。 他再度返回她的大腿根部,再度感受她温暖的肌肤。 他再度往上攀爬,但是却发现一阵湿热的气息, 他感到困惑。 但是只有完成他的旅途,他才能明白这股湿热为何。 他抵达山谷底部的第一个发现是一丛卷曲、温热的草丛, 它们很容易的便被他的手指分开露出了草丛里湿热的裂缝和裂缝旁的皱摺。 一开始史伯特只用手指触摸她的裂缝,在黏湿的沟渠里上下移动。 他在裂缝的顶端发现了一个坚硬的花蕾,在裂缝的下方则有一个多汁的洞穴。 事实上,当他的中指没入她的阴道里并直达第三指节时, 史伯特感到非常惊讶。 他很快的瞥了她一眼,看到她微微的咬着自己的下唇, 并且盯着她的盘子。 ? ? 他把深陷在她阴道里的手指抽出,回过头来抚摸她丰润的大腿, 接着又再度的用他的手指和手掌在她的裂缝四周上下游移。 崔西只动了一次,当他触摸她的花蕾并且用手指摆弄它时。 她的身体明显的发抖,被他的手指玩弄的下半身更是激烈的摆动。 史伯特担心被别人发现她的异常行为是他所造成的后果, 所以他便把那坚硬的花蕾放在一旁。 回到她的阴道,并以两只指头开始一种缓慢的、一进一出的活动, 直到父亲把报纸放下表示晚餐的结束。 晚餐结束了,史伯特和他的护士的秘密游戏也结束了。 贝蒂回到厨房。 爱丝和崔西收拾碗盘,当崔西回到餐厅想把剩下的碗盘拿出去时, 她发现她的小患者正在舔食他的手指。 他们两人都因此而脸红,于是急忙的各自去作自己的事。 ? ? 无能之力(4)虽然少年的生活远离了一般大众, 他对生活的知识并不因此而较常人短缺。 ? ? 尤其是有关女人的事。 他知道为什么女人的下面会湿,也知道当她开始前后摇摆她的臀部时所代表的意义。 那天晚上,在他第一次接触了他的护士的阴部后, 史伯特躺在自己的床上反覆回想着今天所发生的事情。 虽然现在时间尚早,但他藉口晚饭吃过多,很容易的返回了自己的房间。 在晚饭后,史伯特曾观察到在崔西的脚踝附近有着不寻常的闪光。 她的裙子离脚踝尚有一尺,但是仍然对史伯特的视缐造成了一点阻碍。 但是他仍然立即了解这是她股间的液体顺着双脚往下流的缘故。 特别当没有内裤从中拦阻时,液体自然直接流到了脚踝。 史伯特在下意识的情形下,把自己和崔西的思想连在一起。 当他开始听到崔西的声音在脑海中响起时,崔西已经在家里了。 她的声音诉说着有关手指的事。 ? ? 史伯特不久便发现了她正在手淫,她的脑海里满是他的影子。 手淫是史伯特一项非常沉迷于其中的活动, 虽然总是让他在事后倍觉虚空。 但是当他听着崔西的细语时,他的手不自觉的伸进睡裤里, 抚摸自己昂扬的阴茎。 她回想着今天发生的事情,但是她的回忆常常被她自己给予自己的快感所打断。 有时她会想起当她触碰史伯特或是他看着她的时候。 或是他对她所作的单纯而生疏的挑逗。 她的脑中出现了晚餐时的影像, 当他的手玩弄着自己的性器和随之而来的一阵阵令人全身酸麻的快感。 她想起当史伯特要求她脱下自己的内裤的声音, 想起她自己的声音想起她告诉史伯特当她在他身边, 下体却一丝不挂的感觉令她异常的兴奋的事。 虽然史伯特和崔西两人之间相隔数里, 但是崔西的影像仍然如潮水般的涌入史伯特的脑海里。 当他默默接受这些声音”时,他的手不停的在自己的阴茎上上下搓揉着。 当崔西的高潮来袭时,大量的快感和混乱的影像挤进了史伯特的意识里, 他也随着这些能量而释放了他的精液。 在双方都达到高潮后,史伯特对他的护士送出了表示爱和慾望的信号。 在崔西的床上,她的双手仍停留在自己的阴道里, 但是她的意识却在对史伯特的爱中缓缓睡去。 ? ? 无能之力(5)爱丝是个相当俊俏的女人, 她在几年前可能还非常的吸引人。 她曾经结过婚,但是她的丈夫在史伯特出生后几年的一场战争中战死了。 她是一个友善且温和的女性,史伯特只要在她身边就会觉得非常的安心, 每当他心情低落时他也会找她诉苦。 两天过去了,崔西对他的态度明显的踰越了友谊的界限。 她时常让她的身体和史伯特的手作一次又一次的接触。 但是史伯特并没有任何行动,或许他正享受着崔西对他所产生的心灵和肉体上的饥渴。 他反而向她送出一阵阵的信号,让她不论在不在史伯特的身边都会想要自慰。 史伯特并重新在她的意识里输入了一套女人的道德观, 让她每当靠近史伯特时都会试着碰触他的手或是肩, 并看着他的眼睛似乎在暗示些什么。 但是史伯特每次都会装傻,他很喜欢这种哑谜游戏。 大概在这个时候,史伯特决定要进入爱丝的内心世界。 但是他所看到的令他震惊,爱丝是个淫秽而好色的女人, 她的所作所为和她的表面是完全相反的。 史伯特发现在爱丝休假的时候,她总是会跑到一间偏远的酒吧, 然后带一个男人回家过夜。 史伯特又发现到,就像她喜欢和男人做爱一样, 她也喜欢和女人做爱这是史伯特过去所未想过的。 但是这让他兴奋得要死。 每当她努力的打扫家中环境时,她的心里想的却往往是那些晚上和她一块玩乐的朋友们。 史伯特于是开始入侵她的意识,并且依他的喜好作了一些改变。 他首先在爱丝的脑海里灌输一种思想, 让她认为她应该跟在他的身旁小心翼翼的看着他。 他并且让她感觉自己想要一直在他的身边工作, 并听从他的命令而不是他的父亲。 史伯特想要在爱丝身上作些试验,和崔西不同的试验。 于是在崔西休假的那一天,爱丝比往常花了更多的时间在行动不便的少年身边。 当她弯下身来替史伯特整理他的床时,史伯特突然的将他的手放在她浑圆的臀部上。 爱丝立刻回过身来尖叫︰「史伯特!」但史伯特却对她微笑, 并伸手抓住她的乳房。 「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当然他们两个都知道。 「这、这是不对的。 」她的声音拉的很高。 「我喜欢你,爱丝。 」他笑着说︰「而且若是让父亲发现了我所发现的东西, 我会很生气的。 」爱丝没有回答,应为她不知道他是不是在说真的。 他试着用另外一种方式「对不起, 爱丝你是这么的美丽,所以我情不自禁的……但是你当然不会喜欢一个跛脚的。 」他制造了一个令人同情的表情。 他的动作和心灵的连结,迫使爱丝行动。 她走上前来,用双手抱住史伯特。 「对不起,史伯特,」她吻他的额头「我当然不会嫌你是个残障。 」史伯特仍然一付受伤的样子, 并把他的头往爱丝的身上靠。 「只不过……」就在此时,史伯特伸出他的手, 完全掌握住那对悬在他颚下数公分处的豪乳。 爱丝的动作完全的停止了。 史伯特继续移动他的双手,直到他连乳房的最边缘都摸透了为止。 过了一会,他又把手往下伸到爱丝的肚子附近, 并把碍手的毛衣拉起。 现在他的双手放在爱丝的胸罩上, 透过胸罩史伯特能感受到她温暖的肌肤。 他的嘴在爱丝的耳旁小声说道︰「如果你还想继续在这工作下去的话, 明天开始不要给我穿胸罩。 」他在她的脖子上吻了一下,然后往后坐回轮椅上, 放开了爱丝。 爱丝立刻站直身子,穿好自己的毛衣。 她皱起眉头,瞧了他一眼,然后迅速的转身走出房间。 那一晚,史伯特对这个内心感到困惑的女人送出了数道电波。 但是却没有强迫她遵守,至少没有直接的强迫。 第二天早上,当爱丝叫他起床时,她的乳房很明显的失去了胸罩的保护。 史伯特毫不掩饰的盯着她毛衣下的那对巨乳。 当他的眼光注视着那两颗乳房时,史伯特发现两边的乳头都勃起了。 这让他非常高兴。 但是爱丝今天却对他异常的冷淡,她只是机械性的作她的日常杂务, 连看都不看他一眼。 当爱丝要将史伯特自床上抬起, 帮他坐上轮椅的时候史伯特开口说︰「爱丝, 把你的衣服脱掉。 」她没有回答,她甚至看起来一付没听到的样子, 她只是默默的让史伯特在轮椅上坐好。 在她结束她的工作之后,爱丝站起来, 面对史伯特把自己的毛衣举到脖子上。 但是她的眼睛仍然无视史伯特的存在。 史伯特则理所当然的仔细盯着她白晰硕大的胸部不放, 他感到兴奋。 他审查着爱丝那大约有十元硬币那么大的乳晕和周围的一些纹路。 史伯特用颤抖的手把自己推到爱丝的身边,然后伸出手去摸那对肉球。 他很愉快的抬头看爱丝,发现她正咬着自己的下唇。 「你可以放下你的毛衣了。 」爱丝照着他的话作,然后立刻离开房间,但是史伯特的下一道命令阻止了她。 「现在把你的裙子拉起来。 」史伯特的声音在抖,可见他相当兴奋。 她停在原地一阵子,看起来像是在思索自己应该如何反应。 当爱丝的手握住她的裙摆时,史伯特感到一道电流穿过自己的身体, 完全的控制一个人是如此的令他感到快乐。 只要他想,他就能让这个女人做任何事。 就算距上一次和爱丝的直接连结已经结束了数个小时, 但是她的行为仍然在他的控制之下。 史伯特很喜欢这种感觉。 「高一点!」爱丝终于拉起她的裙子, 让史伯特能清楚的看到她的下半身。 但是他看到的是一件连到腰身附近的裤袜, 在裤袜之下还有一条内裤他所想看的东西完全被这两道障碍给遮住了。 但是史伯特仍然伸出手来抚摸她,并且找到了藏在裤袜下的小山丘。 爱丝的年级不小,虽然她的臀部和崔西相比要来的大, 但是仍然很有魅力。 ? ? 史伯特知道她腿间的小丘隐藏着一些他很想一探究竟的东西。 「我不喜欢裤袜,我想要摸你的这里, 」他用力的在她的阴蒂部位按了一下「和这里 」他的另一只手握住她被毛衣所覆盖的乳房。 「所以请再也不要穿任何的胸罩或裤袜了。 」他往后坐好,看着她愤怒的离开自己的房间。 史伯特快速的检验了她的思考,并决定她不能告诉父亲任何有关史伯特的命令的事。 然后便让她自己去处理自己的情感。 ? ? 无能之力(6)史伯特自那天以来再也没有看到克劳蒂亚过(以下简称蒂亚), 在室外她故意的躲避史伯特在家里也是把窗帘紧紧的关着, 反正就是千方百计的躲史伯特就对了。 所以史伯特只有靠他的能力来和蒂亚沟通了。 一天晚上,当两家的灯光俱熄后,史伯特释放了他的能力。 他发现蒂亚已经睡着了,而沉睡的人是比清醒时更容易接受一些潜意识的命令的。 不一会儿,她的窗帘大开,电灯也亮了。 和上次一样,她这次也一样啥都没穿, 她搬了张椅子然后在窗边坐下。 手往下抚摸自己的私处,两腿大开,全身都微微的颤抖。 史伯特让她玩弄着自己,好让他有场精采的秀可瞧。 但是他觉得还是看不太清楚,所以让蒂亚把自己的大腿放到椅子两边的靠手上, 这样一来在对面的史伯特也可以很清楚的看见她的一举一动。 蒂亚的自慰秀就这样持续了大约几分钟。 突然她房间的门打开了,一个穿着连身睡衣的女人走了进来, 这个女人被蒂亚的举动吓得连嘴都合不拢。 史伯特猜测这应该是蒂亚的妈妈。 她突然的出现打断了史伯特和蒂亚的连结,让蒂亚自昏迷状态中清醒了过来。 她立刻哭着跑回床上,用棉被把自己包起来。 她的妈妈嘴巴动了几下似乎在说些什么,但是史伯特并没有去注意。 过了一会,她便走出了蒂亚的房间,还顺便带上了门。 史伯特开始担心这个女人会告诉她的丈夫刚才的事。 于是立刻找到她的意识,并将她看到自己的女儿自慰时所引起的负面情感作了大幅改变。 当她回到自己的房间,看到自己的丈夫时,这个改变就会发动。 事情的发展让人好奇,于是史伯特开始想要用自己的肉眼去观察。 他幻想自己可以看到对面的房间,几乎同时, 他发现自己已经在蒂亚的房间里了。 他看到了哭泣的蒂亚,但是听不到她的哭声, 何况现在有更有趣的东西等着他所以他继续往前走。 他看到了一个黑暗的房间,一开始什么都看不见, 但是等到眼睛适应了月光和街灯之后他看到在房间里有张大床, 中间躺了一个男人在他的胯下有个人头不停的上下起伏着。 是刚才那个女人。 史伯特藉着读取她的记忆,知道了男人的名字叫作比尔, 是蒂亚的父亲而她自己的名字叫作珍。 史伯特便杵在那观察珍的行为,一开始他完全不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 直到比尔醒来把身上的毛巾掀开,他才明白珍在干什么。 比尔用他的双手按着珍的头,她仍然努力的上下吸食比尔的阴茎, 但是她的长发却挡住了所有的景象虽然史伯特不停的移动视角, 还是无法看清楚。 不过他倒是挺能想像有个女人在自己的跨下, 舔食自己阴茎的舒服滋味。 珍总算结束了对丈夫的服务,现在她可要好好享受一番了。 她抬起头来看着比尔,眼神就像是只饥渴的老虎。 很快的,她脱下身上那件宽松的睡衣,爬到比尔身上, 对准他那根微微发亮的老二扯下内裤,然后一屁股坐下去。 史伯特只是出神的以极近的距离望着这一切, 他完全的入迷了。 比尔托着珍的屁股,下半身配合珍的动作一上一下, 两人脸上都浮现着快乐狂喜的神色。 比尔咬着珍的奶头,他捡起珍的内裤并用它磨擦她的屁股。 史伯特努力想要看清他们两人结合的地方,但是还是看不出个所以然来。 不久,两人都达到了界缐,史伯特看到比尔的脸上出现一种看起来有点蠢的表情, 猜测他已经射精了倒是珍脸上那股哀伤又带点痛苦的神气让他吓了一跳。 他们像是死人般的躺平在床上,互相拥抱。 史伯特知道今晚到此算是结束了。 史伯特于是打算班师回朝,但是珍却爬下床来, 往外走去。 史伯特便跟着她,看着她坐在客厅的沙发上, 敞开自己的双腿然后开始自慰。 史伯特这次只能依稀看出她的轮廓,她的两腿之间有个三角形的黑色地带, 她的手指在那儿粗暴的揉搓着她很快达到了另一波高潮, 是她丈夫刚才所无法给予的。 珍躺在沙发上,调整自己的唿吸。 史伯特的意识突然被拉回自己的身体, 他看到自己的阴茎正喷出一道道的精液落在胸膛上。 他发现自己正激烈的喘息着。 史伯特发现外面的世界是刺激有趣的,那里有许多的女性, 做着许多他不知道的事如果可以的话,史伯特想要认识更多的女人。 而且只要他的能力健在,一切都是可能的。 ? ? 无能之力(7)今天和家中三位女士聚餐的气氛很奇怪。 贝蒂对餐桌上异样的安静感到疑惑。 爱丝一直盯着她的盘子,崔西则是一直用很期待的眼神看着她的患者。 史伯特却是异常的有精神,时而赞叹贝蒂的厨艺, 时而问些无关紧要的问题。 当大家都在吃饭时,史伯特开始玩弄崔西的身体, 运用思考干涉的方式让她觉得阴部那附近,尤其是阴蒂和小阴唇感到剧烈的麻痒。 崔西只好在座位上或是扭动她的屁股,或是把两腿并拢然后上下磨擦, 以稍为舒缓一下身体里那种难耐的快感。 有一度她还把手伸进自己的裙子里,好解放积压在那儿的紧张感, 可惜没什么大用。 因为史伯特发现了她的行动,送出命令叫她停止。 于是崔西不得不在身体处于高度兴奋的状态下, 陪大家一块吃饭。 自从史伯特命令爱丝在家里不能穿内衣之后, 已经过了三天。 从爱丝波涛汹涌的胸部可以看出她没有穿胸罩, 但是她的腿上却仍穿着裤袜这让史伯特有点生气, 并决定要惩罚她一下。 他把手贴上爱丝的大腿,打算一路摸上她的屁股。 ? ? 但是史伯特发现爱丝的裤袜只到她大腿的一半而已, 而且还用吊带连接着她的腰部。 史伯特觉得很高兴,他马上叫爱丝拉起裙子, 慢慢的转身好让她仔细欣赏她的新装备。 爱丝其实还是穿了一条内裤,不过显然尺寸不合, 大部份的阴唇都暴露在外让史伯特能很清楚的看到她的三角地带。 史伯特用手在她的腿上上下下游移,或捏捏她的大腿, 或把手指伸到阴道里面搅弄但是并没有作任何其他的事。 晚餐结束后,史伯特推着轮椅进去厨房, 然后就在贝蒂的身后观察她看着她在偌大的厨房里忙这忙那的。 史伯特仔细的看着她身上每一条诱人的曲缐, 贝蒂是个拉丁血统的女性她有着一头乌黑的秀发和美丽的古铜色肌肤。 史伯特在见识过家里其他的女人之前从未注意过她结实、几乎像是男孩子的身体。 史伯特趁着贝蒂在整理流理台时切断她全身的肌肉传动, 不到一秒她便全身无力的躺在流理台上了。 史伯特倾听贝蒂的心声,知道她正因为突如其来的瘫痪而发出恐惧的叫喊, 可惜的是她不但手脚瘫痪连嘴也都叫不出声音来了。 她现在只能无助的盯着地板,因为她的眼睛也没办法转, 她只剩听觉尚完整的运作。 史伯特把轮椅推到她身边︰「贝蒂, 你怎么了?」他完全不理会贝蒂的恐惧伸手便把她的裙子拉起, 顺着她修长但稍嫌消瘦的双腿越过她腹下那微微拢起的小丘, 让她的裙子完全的拉起直到腰际。 「我可以帮你,但是从今天起你必须听从我的所有命令, 你觉得怎么样?」史伯特抚摸着她内裤下的嫩肉 同时和他的话语一块送出一道命令。 史伯特把她的内裤拉到膝盖附近, 贝蒂娇小的臀部和狭长的裂缝毫无阻碍的呈现在他眼前。 史伯特把她的双腿分开,仔细观察她的每一寸肌肤, 史伯特发现贝蒂身上的毛很少她的小丘上没有什么遮掩物, 她的股间从前面的裂缝到后面的肛门都是光秃秃的。 史伯特接着花了一会儿来研究她的肛门。 然后史伯特用几跟手指插进贝蒂的洞穴,他发现贝蒂的洞穴非常的紧缩, 甚至比崔西都要来的紧而且她也很干,史伯特不喜欢这样。 史伯特把手指拔出来,在贝蒂的屁股上摸了几把, 然后再度开始改变她的思考让她忘记自己曾经觉得恐惧, 但是却记得史伯特对她做的一举一动并让她以后会遵守史伯特的任何命令。 史伯特同时不忘对她的个性作了一点保护,好让自己的命令不会影响到贝蒂的自然反应。 史伯特解除对贝蒂身体的控制, 然后缓缓的离开厨房连头也不回,虽然他觉得自己的阴茎已经顶到肚子上来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