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和嫂子偷情,女老师却来访。

这些天在学校一直很背。 总是因为各种原因而被学校领导们找茬。 甚至, 昨天的那个纪委书记和我说: 如果你再敢看黄色小说, 和别人打架我们就会开除你,明天就周六周日了, 在家好好反省反省顺便写一篇5000字的检讨, 周一交上来记住,王小海,少一个字也不行。 说这话时,他的脸狰狞的,像只老虎。 这天晚上我闷闷不乐地回到了家,一想起5000字的检讨, 就头疼的要死。 于是也没有心情吃饭,早早地就爬上了床。 老妈问我怎么不吃饭,我只是说不饿。 她怅然地哦了一声,然后又说,小海,明天我和你爸去你姥姥家, 你去不去? 不去。 我爱理不理地回了她一声。 她若有所悟,说,好吧,那你明天好好在家, 多看看书就快要高考了。 第二天醒来时,阳光已经从窗户外打了进来, 经过一夜的休息看着窗外阳光明媚,心情似乎好了起来。 我看了下表,10点。 心想,睡得可真久。 一下子睡了十几个小时。 迅速地穿好衣服,起了床。 然后坐在椅子上,环视四周,饭桌上放着老妈给我准备好的早餐, 屋内寂静无比。 我想他们一定已经走了。 看来,今天真的只有我在家了。 检讨写了500字,便再也写不下去了, 我最讨厌这种假惺惺地文字了。 十句话里有九句是假话。 偏偏那帮傻逼领导对这些假大空看得津津有味。 他们乐于把他们当作惩罚学生的手段。 一群傻逼,我想。 等到我实在没词可写时,于是便趴在桌子上, 百无聊聊地转着笔筒。 透过窗户,这时,一副红色蕾丝的情趣内衣挂在晾衣绳上, 赫然映入眼帘。 那股浓烈的红色顿时使我心情亢奋起来。 下身也渐渐微鼓起来。 我知道,那是邻家的一个少妇淑梅的。 淑梅,很秀气的名字,听上去很淑女,但在我眼里, 她可是个标准的风骚少妇。 一双浑圆的大奶子,和微翘的俏屁股,以及勾人心魄的眼神, 便是她给我的全部印象。 每次这个名字出现在我耳朵里时,便常想起她那性饥渴的模样。 我知道她的老公——也就是我的堂哥,我叔叔家的孩子——吃不了她。 我记得有一次,我在窗户前呆望的时候,无意中就撞见了另一边的她的眼神。 她眼里充满火热和骚荡的慾望。 那样地望着我。 那时,我想,要是能够干她一次,就好了。 我肯定狠狠地干她。 可惜,那时候,几乎是不可能的。 她老公在家,而我爸妈,也在家。 而这时候,我就趴在桌子上,望着那件撩人的情趣内衣, 陷入一股火热之中。 心中一直在跳,我站起来,往她家望去,渴望再次遇到她那风骚的眼神。 可是不久我就失望了。 我看到她家静悄悄的,门远远地望去,虽然看不清, 但我觉得是紧锁着。 我想,大概她和她老公是出门去了吧。 「小海,你在吗」,正当我垂头丧气之时, 一个声音传进耳朵伴随着的,是一声当当地敲门声。 「哦,我在,谁呀,你等一下。 我去开门」 然后我去开门,打开门一看, 竟然是淑梅。 真是想什么就有什么啊。 说曹操到,曹操就到。 但只曹操到还不行,我希望能操她一下。 我的眼睛不经意地盯住她的身子。 这时的淑梅,穿得太风骚太性感了。 一件低胸红色又稍微透明的T桖,紧紧罩着上身。 一双白嫩的大奶子唿之慾出。 一看就知道里面没戴胸罩。 下面穿着牛仔短裙。 那短裙实在太短,以至于那红色蕾丝的丁字裤在短裙下面若隐若现。 我心里想,这女人真他妈的太风骚了。 「看什么呢你,讨厌」,她娇媚地说了一声。 我这才缓过神来,有些不好意思。 忙问,「嫂子,你来做什么,还抱着一台笔记本电脑, 太奇怪了啊」 「呀叫什么嫂子啊,我年纪很大吗?就叫我姐姐就行了, 淑梅姐姐或者叫我小梅姐姐也行啊,这样才好」 「这怎么行呢, 你永远是我嫂子叫姐姐怎么行呢?」 「你不叫我可走了, 叫嫂子显得我太老可我明明正年少二八嘛」 「小梅姐」, 我趁机叫了一声心里想,这骚妇这么挑逗我, 到底干嘛来了?走了可不行。 「是这样的,我的电脑刚才看电影时,突然坏了, 开不了机你看一看是怎么回事,听说你在这上面是行家」 「我当然在这方面是行家, 来给我看一看」,其实我的意思是指,我在床上是行家。 这是一语双关的一句话。 「是嘛,那你帮我看一下,哪里出问题了」, 说着她把电脑给丢到床上,然后一双手搭在我胸脯上, 我心里顿时有了麻酥酥的感觉。 我把电脑放在桌上,点了一下开机键,等了一会, 电脑竟启动完成了。 心想电脑也没什么问题啊。 莫非……我心里顿时激动起来。 「哎呀,小海,你一下子就把我的电脑修理好了, 太谢谢你了你真棒」,她娇滴滴地对我说。 那声音,甜的简直要人老命啊。 「说吧,小海,要小梅姐怎么报答你,小梅姐都依你」, 她又说。 我抓了一下头发,感觉实在不好意思,电脑明明不是我修好的嘛, 你非要说我修好的。 俗话说无功不受禄嘛。 不过,我又转念一想,妈的,电脑没坏,这骚妇来根本不是让我修电脑的啊, 穿成这样分明是来让我操她的,送上门的肉, 不吃才是傻瓜。 但我总得先谦虚一下,忙说,「小梅姐, 这怎么好意思呢是我应该做的」。 「什么不好意思的」,话还没说完,这少妇就把我推到了床上了, 一把抓着我的手往她的下面带。 「小海,梅姐姐想让你操我,快操我」, 她说这时就像一头母老虎,风骚的露骨无比, 一点也不害臊。 我还是欲擒故纵,推着她说,「哎呀呀, 小梅姐这怎么可以啊,一会我大哥就回来了, 被发现了就不好了」 「哼那个没用的男人, 回来也不怕他没一次能满足我。 再说,他出差了,今天是不会回来了,不知在外边和哪个女人鬼混呢。 她就知道在外面偷情」,这骚妇微喘着说,并慢慢地朝我下面抓去。 「还有我爸妈啊,一会要回来了,小梅姐, 你不要这样子啊」我故意说,心想这是我最后一次往后退了, 再下一步就要干死你。 「哎呀,小海骗人,小海你好坏,你爸妈去姥姥家了, 今天出门时碰见他们了我问了他们啊,骗姐姐, 好坏真的好坏呦」,这次,她一把抓住了我早已经挺起来的大鸡巴。 「好大啊,小海,啊啊,好大啊」说着, 就用双手撸了起来。 这时,我实在受不了,心中一把慾火燃烧的难受。 我一把抓住这个骚妇,翻过身来,把她往下一按, 急不可待地说「小梅姐,我来了,其实我也想要你, 早就想…」我一把把她的红色T恤给撕了下来。 顿时,两个大奶子露了出来。 格外坚挺。 我两把手抓着两个大奶子,左捏右捏,不断把玩。 然后在她脖子里快速地舔着。 她轻轻闭上了眼睛,呻吟起来。 「啊啊…啊啊,好…舒服啊,小……海, 我要…你我…要…你…你摸…的……姐姐好…舒服啊」 「我一会会给你更舒服的…小梅姐」, 说完我一只手抓着她的大奶子,一只手向着她的牛仔短裤里摸去。 「啊,都湿了,你个骚货,好多水啊」, 我在她的阴道口上反覆摩挲。 「啊啊…啊啊,摸得人家…小穴…好舒服…好爽啊…小海, 我……爱……你好…舒…服…啊,好爽…啊, 啊啊」 我一边捏着她的奶头一边用手摸着她的阴道, 极度亢奋。 「骚货,下面太湿了,我来帮你舔舔,爽死你」, 没说完我就把她的短裤一把脱了下来丢到地上。 红色的丁字裤,顿时露了出来。 然后,我拿起桌边的剪刀,慢慢地把丁字裤给剪断了。 一个完美的小穴便呈现在我面前。 「哇,你的小穴好大啊,姐姐,比我前女友的大多了, 插着肯定很爽」。 「讨厌,坏死了」她娇嗔一声。 我嘴巴来到她的美丽的阴辰前,用舌尖反覆地舔着, 只见她身子一缩一颤一颤地,同时又爱液大量流出。 这时她大喊起来: 「啊啊……啊……, 你的……舌头…好厉…害啊小海…的舌…头…好厉害啊, 舔地姐姐要死了……快,…使…劲舔,舔…舔…我吧」 这个荡货, 可真骚。 我继续舔着,找到她的G点,舌尖反覆地滑动。 她比刚才叫的更大声了,身子反覆地摇摆。 一双大奶子来回地晃动,浓密的阴毛上全部沾满了爱液。 「啊…我…要,啊…啊我…要爽…死…我…吧我要受不了了啊啊啊…啊啊小海, 好棒啊啊…比我…家男…人棒…多了求求…你小海…插…我吧, 我…受不了啊啊啊啊」这个多情的少妇叫得真淫荡。 「想要被插,哼,哪有那么容易,过来, 先舔舔我的大鸡巴来。 让我也舒服会」 我站了起来,鸡巴直直地挺着, 这时的小梅姐已经趴到我的鸡巴前,用手反覆地摩挲着。 「好大啊小海,小梅姐姐好想吃啊」 「那就吃吧, 骚货好好地吃」 没等我说完,那骚货的嘴巴就一把含住了我的大鸡巴, 我心里像有一股电流似得不经意地啊了一声。 「小海,大鸡巴有些湿,涂上点姐姐的淫水好不好」, 说完她就往自己的阴唇下一摸,沾了些淫水, 然后涂在了鸡巴上。 又一口含了下去。 「啊啊,好爽,骚货,快吃」 她一边吃, 一边用骚荡地眼神看着我。 她那贪吃的样子,实在诱人极了。 风骚极了。 「好好吃啊,小海,我好喜欢吃你的大鸡吧, 啊啊好好吃」,她一边说,一边有精液从她嘴里流出。 「好吃吗,骚货,好吃就多吃些」 这时, 这骚货加快了速度用嘴巴含住鸡巴,反覆地吞吐起来。 舌头时而在龟头轻舔,时而整根含住,反覆围着鸡巴打转。 嘴巴里传出滋滋地响声。 「啊啊,好爽…好爽骚货,快一些,快舔, 我快高潮了」 这时她忽然停了下来。 嘴里还流着精液。 勾人地说,「小海,你插小梅姐姐吧,姐姐的小穴好想要小海的大鸡巴啊, 你插我啊」 「骚货是不是忍不住了啊,想要被插啊」 「快来插骚货吧, 骚货忍不住了啊使劲插我」 这时,这风骚的女人已经趴在了床上, 雪白的大屁股翘得高高的红红地阴唇一缩一缩地, 不时又淫水流出。 这风骚少妇,我的小梅姐姐,做好了被插地准备。 我两手放在她的小柳腰上,鸡巴在她的阴道口, 反覆地滑动不断挑逗着她。 「啊啊,小海好坏,求求你插进来吧,把小穴…插…烂, 插进来吧求求你,姐姐…要你啊啊啊」 这时, 我两个手从她的腰上离去分别抓住了她的两个大奶子, 使劲一顶大鸡巴一下插到了骚货的根部。 「啊啊…啊…啊…啊,插吧,使劲…插我, 干我干…死我这个…骚货啊啊啊啊啊啊大鸡巴…好…大…顶得我好舒服, 插…我」 没想到她的小穴那么紧这骚货, 小穴一缩一缩地紧紧地把我的鸡巴含住,我开始勐烈地抽插起来。 边插边喊,「说,你想被我操吗?你是不是骚货?」 「我…是…骚货, 我…想…被小海。 操,我…想被。 小海。 操。 死…我,啊。 啊啊啊…小海的…鸡巴。 好…大,小海…你…操死我吧,插死姐姐吧」 这下, 我使劲抽插一边拍着她的大屁股,说,「,快说, 骚货我有你老公厉害不,你老公的鸡巴有我大吗?」 「小…海…比我老公厉…害…千倍…万倍, 小海…的…鸡巴也比…我老…公大千倍。 万…倍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小…海的。 鸡巴。 插得我好爽……你。 插死我吧。 我的小穴…爱你」 这时候,忽然啪地一声。 这啪的一声,不是我抽插时我的阴囊和她的屁股碰撞时候发出的声音, 也不是我们行将高潮的喊叫声是门忽然被推开时, 发出地响声。 那刻我的大鸡巴还在顶着骚妇的阴道。 我们顿时傻在了那里。 我心里想,完了完了,怎么爸妈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这下子死定了。 或者就是她的丈夫来敲我家门啊。 门被打开时,一道阳光顺着门打进来,接着一只红色高跟鞋率先进入眼帘, 再仔细一看阳关的浮影中,站着的是我的老师, 李艳红。 这个李艳红,是我的班主任老师,也是我们全校最美丽的老师。 身高一米七,有着一双修长的大腿,最让人抵挡不过的, 是她小蛮腰上的那对酥胸。 每次走路上下一晃一晃的,不仅全校的学生, 就连那些老师色色的领导们,都对她垂涎三分。 我们学生,至少我们班的男学生,都喜欢上她的课。 特别夏天的时候,班里没有空调,每次她讲课, 都热地香汗淋漓汗流浃背的。 结果衣服湿湿的贴着她那对大奶子。 每次这时候,我们的眼睛都直直地盯着她。 然后手就不自觉的摸着自己的下面。 「老师…老师,你来干什么,这是我新交的女朋友, 我…」我颤颤巍巍地那样的情景,我实在不知道说什么去解释。 我身子下面的骚妇,淑梅,也僵在了那里, 一动不动。 大声地喘着气。 这时,我注意到,老师气喘吁吁的,气息很不均匀。 她是跑着过来的,还是…? 「小海,你也操我吧, 和你女朋友一块操……也操老师好不好?」这时 她竟然说出了这样的话。 实在吓了我一跳。 「老师,这…」我也不知道说什么好,搞不懂这是怎么样的一回事。 「小海,刚才老师一直在外面,看着你们……, 老师实在忍不住了」。 这时,我的老师已经朝着我们急促地走过来。 边走边甩掉她的上衣,走过来时,上身已经只剩个带花边的胸罩。 我换然大悟,原来如此啊。 原来老师刚才一直站在门前,透过门缝,看我操那个骚货。 直到她自己再也忍不住了,想让人操,才推门而入。 等我反应过来,那李老师已经扑在了我们身上。 看老师那骚样,我早就想上她了,这次终于给了我机会。 而且一次操两个美丽少妇。 真爽啊。 我从小梅姐姐的阴道里一把把我的大鸡巴掏出, 一口又塞进了李老师的嘴巴里。 并抽插起来。 李老师的舌头在我的鸡巴上反覆打转。 「两个骚货,这次我就满足你们,干死你们两个骚货」这时, 我把李老师的丝袜像狼一般地粗暴地褪去。 不出所料,阴部也早已湿了一大片。 「老师,骚逼,你是不是在外面忍不住了, 里面都湿了非常渴望小海插一插」 「嗯嗯」, 老师含着我的鸡巴呜呜地说着。 「小梅姐,过来,你也舔舔我老师的小穴, 看她骚不骚有你骚不?」 这时,只见淑梅, 转动着舌头一把擒住了老师的骚穴。 舌尖挺着,插进老师的骚穴里,反覆地转动。 「啊啊啊啊啊啊啊,不行了…我要…飞…了」, 实在忍不住这快感风骚的李老师用嘴巴把我的大鸡巴吐开, 一边摇摆着屁股大声呻吟起来。 真是两个骚货! 「小梅姐,我老师的骚逼好吃不」我摸着小梅的小穴淫荡地问道。 「好吃,和大鸡巴一样好吃」,说着又舔了上去。 「老师,小梅的舌头舔的你爽不?」 「啊啊啊啊啊啊, 好爽小…海…你…女…朋…友…舔…地我…真…爽」 「呵呵, 我女朋友?她才不是我女朋友她是我邻家的嫂子, 她老公出去了我就把她拿出来玩,刚才告诉你她是我女朋友, 是来骗你个骚逼的。 说,你是不是骚逼?」 「啊啊啊啊啊是啊啊啊啊是我…是个大骚逼, 老…师…是…个大骚逼」老师呻吟着说。 这时候,我望了一眼正在舔她阴唇的小梅, 这个骚逼在哼哼地吃着老师的小骚穴。 她永远都是无法满足的样子。 这时我一把把小梅拉开,然后用我的大鸡巴, 长驱直入一下子顶进了老师的小肉穴里。 里面全是淫水。 滑腻地很。 这时的小梅姐,这个骚妇,就过来,舔着我的乳头。 我勐烈地抽插着老师,一波又一波,同时大喊, 「快说你个骚货,你到我家来做什么?」 「啊啊啊啊, 好爽…快…干…我干…死…我。 吧,我和老公一起…出…来办…事路过这里啊啊 .啊。 啊…啊啊 .啊啊顺便来做你的。 啊。 .啊啊啊思想工作…啊啊啊啊啊啊校长让我来……看看…你检讨…写得怎…么样, 啊啊啊啊啊啊顺便…让我和…你爸妈…谈谈…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靠 还做我的思想工作还和我爸妈谈话。 我看你还做不做思想工作了,还和我爸妈谈话不谈了?」我使劲一顶, 一下子顶到底部然后把鸡巴抽到老师的阴道口旁, 再使劲地插进去。 「不做了…不和爸妈…谈…话了,小海…是…天…下最好的孩子…最。 好…的学生,啊啊…啊啊,插…得老师最舒服啊啊啊啊…啊啊啊…干死…我吧快…干」。 老师大声喊着。 「我那猥琐的数学老师满足不了你把?你们一起出来的, 他呢?是不是在外边看着我干你」我大声问她。 勐劲地抽插。 顺便说一下,我的数学老师,是她的老公, 人特猥琐又特精瘦。 「不…能不能啊啊啊啊啊不能…我是…个骚货他…满足…不了我…他…去办…事去了」老师大喊。 「哼,办事去了,在外边吧,我要让他听一听, 看一看我和他老婆偷情,听听他老婆被我干得有多爽, 快叫骚逼,大声地叫,大声叫」 我边干, 边使劲地拍着这个荡货的屁股。 干得越来越起劲。 这时,在一旁的小梅,骚荡地说「小海, 你老师真骚比我还骚啊,我才被三个男人操过。 快,使劲干她,干死她个骚逼」 「你们都是骚货, 一会我要插死你们两个。 对了,老师,我的5000字检讨还没写,怎么办?快说, 怎么办?不然我插死你」我突然想起了检讨这件事。 「不用写…不用…写小海…啊啊啊啊啊老师帮你写…你使劲插我把我的小穴…屁眼…插烂吧…」老师大事地呻吟。 「骚逼,这还差不多」,我又使劲一鼓作气抽插了他四五十下。 她的小穴越来越紧,似乎要高潮了。 淫水也越来越多,这时我一只手拍打着她的屁股, 一只手摸着小梅的大奶子问老师说,「说,你个骚逼, 被多少个男人干过?」 「我被…一百个…男…人…干过…我被无数的男人…干…过啊啊啊啊…啊」 「被校长干过吗?骚逼」 「干过…被校长干过…老师…被…校长干过…很…多次啊啊啊啊啊」 「被纪检书记那个贱人干过吗?骚逼。 真骚啊…」 「干过…也干过…被…小…海…干…得…最爽小海的…鸡…巴最…大…最…厉害插…得…我…快死了」 这时, 旁边的小梅姐在老师的话语带动下,也更加淫荡起来。 「小海,不要只插你老师啊。 小海,求求你,也要插我啊。 狠狠地插我…」 「好,正好我也累了。 来,老师,我躺着,你坐到我的大鸡巴上来。 小梅,你坐在我嘴上,我帮你舔。 爽死你…」 这时,老师扶着我的大鸡巴, 坐了上去。 小梅也坐在了我的嘴巴上,我不断地舔着她的阴蒂。 舔地她哇哇直叫。 这两个骚妇,在我身子上,更加使劲的晃荡起来。 「啊啊啊啊啊,小海,插得好深…好…舒……服」老师的小柳腰疯狂的摇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舔地人家好舒服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小梅姐呻吟道。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两个少妇, 像比赛似得在我嘴和鸡巴的同时冲击下,叫的一个比一个大声, 一个比一个浪。 我也使劲地舔着。 同时下身微微挺起,鸡巴翘着,以便能使后边那个骚妇插得更深。 两人疯狂地摆动,每个人摸着自己的大奶子, 疯狂地摆动。 大声的叫喊。 突然,后边的老师加到了最大的速度。 小穴紧紧地夹着我的鸡巴反覆搓动。 我知道她快高潮了。 我的舌尖这时候也格外灵活。 围着小梅姐的粉红阴唇,快速地打转。 她的阴唇里不时有淫液流出。 三人同时大声啊的一声。 我浓浓的精液,一下子射在了老师的小穴里。 三个人,在同一个时刻,达到了高潮。 天地万物,似化为虚有。 这时,她们两个骚逼的身子缓缓地软了下去。 小梅从老师的小穴里慢慢地掏出我的鸡巴,然后两个人慢慢地帮我舔干净。 最后三个人就那样瘫在床上。 我望了望窗外,几只小鸟正站在窗外的晾衣绳, 叽叽喳喳地叫着。 小鸟们脚下的红色情趣内衣,格外耀目。 我想,这真是一个美好的星期天,我瞒着她们的老公, 上了两个既风骚又精致地尤物。 而且,让人头疼的5000字检讨,也不用写了。 老师说,以后只要我能够满足她,所有的检讨什么的都帮我写。 有什么违反纪律的事也都帮我顶着。 这是不是说,我以后应该多范些错误?是这样吗?。

上一篇:母女的经历。 下一篇:相亲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