搾乳机器

湘西有一个偏僻的小山村,这个小山村里自古就是出美女的地方, 当地的女人都是些丰乳的尤物。 小村里有一个名叫小珍的少女,今年刚满十六岁, 长得花容月貌被当地的小伙子背后称为当地的村花, 她虽然只有十六岁但胸部却像哺乳少妇一样的硕大, 颤巍巍的高耸在胸前经常遭到村里不三不四的男人调戏。 时值夏日,小珍闲着没事,到村后偏僻的小河边去洗了把澡, 然后躺在一处幽静的树荫下乘凉。 突然看见村里一个叫小丛的女人急急忙忙得正在往这边走来, 小丛是村里货郎小成的媳妇小成为人特别老实, 在村中经常被那些坏男人欺负。 小丛是一个哺乳期少妇,孩子刚三个多月, 她的乳房很大奶水很多,长得也挺标致, 但是为人特别风骚胸前的衣服从来都是潮湿的, 两只大枣似的奶头不停在胸部耸动。 小珍曾经听说过小丛的奶水虽然很多但从来不喂小孩, 而是把自己的奶水都喂给村里的男人吃的传闻 她还听过村里几个男人在一起旁若无人地谈论着小丛双乳的绵软和她奶水甜蜜 甚至当着小成的面也毫不在意但她一直都不相信, 她一直认为奶水是给娃娃吃的哪有大男人吃女人奶的她刚想从树荫下出来和小丛说话, 发现小丛急匆匆地便决定先看看她在干什么, 然后再和她开玩笑。 这时她看见村里的恶霸李二正在往这边走来, 李二是军阀刘三的小舅子仗着刘三的权势平日里无恶不作, 村里标致的姑娘、少妇大都被他调戏过有几个长得漂亮女人还被迫做他的性奴隶, 晚上轮流去他家里陪床让他奸污。 他一直对小珍虎视眈眈,有几次剩她不注意时还曾抓过她的乳房, 只因小珍反抗特别强烈所以那一直没有上手。 小珍看见李二来了,吓得躲在了树后面, 又想要叫小丛让她也赶紧躲起来,免得被李二欺负。 刚想要出声提醒,却发现小丛看见李二过来不但没有躲避, 反而向他迎了过去胸部那对饱胀奶水的大乳房随着步伐夸张的抖动。 她走到了李二的身边一把便抱住了李二, 李二一边用自己的大嘴亲吻着小丛的樱唇 一边把她的衣服掀起来将那对丰满的乳房完全袒露出来, 便伸手捏摸起来随着他双手的挤压,小丛的奶水被他一股一股的捏了出来, 摸了一会后他把小丛摁在草地上,一口便叼住了她的奶头, 大口吮吸起来「天啊,」小珍心想,「小丛真的给男人喂奶。 “而被压在地上的小丛,似乎被李二吃奶吃很舒服, 呻吟着抱着他的头双手在李二的裆部摸索,李二被她摸得性起, 一把扯开了她的裤子挺着自己长矛般的阴茎便一下子插入了她的阴道, 捣了几下便把小丛捣得淫叫连连。 小珍看着看着,不和不觉下体已经潮湿,她解开自己的衣服, 一只手用力抓住自己乳房另一只手在自己处女的阴蒂上抚摸, 并不知不觉得发出了呻呤。 正自慰得爽快,突然胸前一阵剧痛,勐地睁开眼, 原来是李二蹲在自己旁边双手正握着自己的乳房捏弄, 而他的嘴里仍然叼着小丛的奶头。 小珍挣扎着想坐起来,但是突然觉得李二的手摸得自己的乳房特别的舒服, 自己娇柔的粉红色的奶头已经勃起李二俯下头去不失时机地一只叼住便吮吸起来, 小丛把手伸到小珍的阴部轻轻地摸弄她的阴蒂, 刺激地她浑身发抖接着小丛又趴到她的身上, 把自己饱含乳汁的乳房低垂到她的嘴角把奶头塞进她的嘴里, 奶头刚一入嘴一大股汹涌的炙热的略带甜味的奶水便射了小珍满口, 小珍大口吮吸着品味着奶水的滋味(小珍的妈妈也是一个非常美丽的女人, 双乳也十分饱满但小珍还依稀记得妈妈的奶水也很多, 但她好像很少给自己喂奶。 )突然,下体一阵剧痛,原来趁她品味乳汁的滋味时, 李二挺着自己的阴茎插入了自己阴道虽然很痛, 但也伴随着阵阵快感使她不忍停止她便下意识地咬紧了小丛的奶头, 更加大口地吮吸。 小丛的乳房被她咬得好疼,为了平衡,她咬看牙忍受着, 并把那只空闲的乳头塞进了李二的嘴里李二由于下身在用劲, 所以咬得更重了。 终于,李二身体勐烈地抽动了一阵,在小珍的体射出了浓浓的精液, 三个人都精疲力竭地倒在地上李二浑身大汗, 小珍下体红肿并不断渗出处女血而小丛的乳房上满是牙印, 青一块紫一块的只得自己在那里揉。 李二休息了不到五分锺便又来了精神,他一边抓着小珍的乳房一边又趴到了小珍的身上, 挺着阴茎便又插了进去如果说第一次性交小珍还是快感和疼痛各半的话, 这一次则剩下的全是快感了她紧紧地抱着李二, 惟恐他会停下来小丛只得托着自己的乳房又塞给李二, 并央求他捣自己几下李二含着奶头答应了,他在小珍窄小的阴道里抽插得快要射精才拔出来塞进小丛的阴道, 插了没有几下便又射了。 从此后,小珍便也成了李二的性奴隶,经常被李二叫去陪睡, 一对本已十分丰满的乳房被李二越摸越大 虽还不曾有奶但尺寸却早已超过了小丛,有了小珍后, 李二也很少和小丛性交只是每天若干次吸干她的奶水并含着她的奶头睡觉。 二个月以后,小珍便有了身孕,丰满的双峰比从前又大了近一倍, 原先娇小粉红的乳头也便成了暗红色的大奶头 并且开始分泌起了乳汁李二十分高兴,每天都要数次吸干小珍尚不算太多的奶水。 后来,小珍的母亲发现了小珍怀孕,便责问她是谁干的, 小珍见瞒不过去只得如实说了,这一说, 使母亲悲痛万分。

上一篇:偏僻租屋内 下一篇:强迫插进我的嘴巴